张冬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张冬方

被新冠疫情加剧的贫富差距

张冬方:有句鸡汤说金钱买不到快乐。然而赤裸裸的数据告诉穷人,最富的那群人才最快乐。该研究报告显示,人的幸福和满意指数与财富成正比。
2020年7月28日

疫情如何改变日常出行

张冬方:问卷调查中几乎所有受访者表示,和疫情前相比,感觉开车更自在更安全了,而其他任何交通工具都没能给人带来这种安全感。
2020年7月9日

德国讨论删除基本法中“种族”一词时,在讨论什么

张冬方:抹去“种族”一词是否意味着将种族主义釜底抽薪?它是否是缓解种族歧视问题的必要一步?或者它只是一个政治正确的文字游戏?
2020年6月30日

德国降增值税能否辗转通往“报复性消费”?

张冬方:在商家让利可能性很大的前提下,消费者会不会捂紧钱包?危机之下无论捂紧还是掏空钱包都得拷问自己:饭碗能保住吗?收入会减少吗?
2020年6月10日

德国汉莎“国有化”:一场没有赢家的三方博弈?

张冬方:对汉莎的救助看起来不过是一桩政府当消防员救火的好人好事,却陷入了汉莎、德国政府和欧盟三方参与、互相对峙、高度政治化的局面。
2020年6月2日

德国的债务冒险

张冬方:这些年来,德国一直极为执着地实行以收支平衡为目标的“黑零”财政政策。而如今德国即将融入高负债的全球大家庭。
2020年5月22日

疫情下的德国汽车业,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张冬方:在敏感脆弱的疫情时期,汽车业一边分红一边哭穷。而纳税人的钱在众行业嗷嗷待哺之下,优先分配给汽车行业,这合理吗?
2020年5月9日

拒绝新冠债券后,反德潮是否会卷土重来

张冬方:长久以来欧盟各国经济唇亡齿寒,却是失衡的。南北欧积怨已久。新冠债券已经不只是经济问题本身,它只是矛盾的导火索。
2020年4月28日

德国版疫情APP即将面世,为时已晚?

张冬方:和中国韩国不同,德国考虑用科技追踪疫情处于较晚的阶段,再加上两个可能的“自愿”原则:自愿使用,在APP里自愿提交“感染”状态。
2020年4月17日

德国短工津贴能否阻挡疫情下的失业潮

张冬方:德国的防疫措施是否迅速有效,最终决定了经济的形势,而经济的形势发展又决定了普通人的饭碗。
2020年4月7日

德国为何没能出台全国禁足令?

张冬方:禁足令这样的决策,在法律上需要在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公共利益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能持续多久是未知的。
2020年3月26日

德国真的在消极防疫吗?

张冬方:德国想以减缓疫情扩散,拉平感染人数增长曲线,为医疗资源赢得时间,防止陷入意大利的困境,也为研发疫苗和药物赢得时间。
2020年3月20日

打破零死亡率的德国,背后的防疫隐患有多大

张冬方:一个在普通德国民众中被讨论的问题是,在严重疫情下,有着和中国不一样系统的德国,在控制局面上是否占有优势?
2020年3月10日

德国共享电动滑板车:又一只风口上的猪?

张冬方:德国对共享出行尚保持一种警醒:对到底是解决问题还是带来问题的警醒,对不惜代价换增长的警醒,对能否盈利的警醒。
2019年11月28日

电动滑板车来了?

张冬方:这个让创业公司看到新的商业模式,让资本捕捉到风口,让决策者们给予路权的电动滑板车,真的会掀起出行领域里的一场革命吗?
2019年5月21日

德国人想要什么样的移动支付?

张冬方:在德国拉开的移动支付战局不具期待性。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不过把战场搬到了欧洲,竞争对手没变,抢夺阵地也没变——中国人,这也算全球化?
2017年12月25日

默克尔连任是女性主义的胜利?

张冬方:默克尔稳坐权力巅峰、第四次连任欧盟最重要的国家领导人,听起来该让女性热血沸腾吗?
2017年9月25日

在德国:租个花园来生活

张冬方:德国有五百万人租用着约一百万个小花园,租金每年约三百欧。这是德国人追求的高品质生活。
2017年7月5日

自行车让阿姆斯特丹更宜居

FT中文网撰稿人张冬方:自行车是这里交通生态的国王。骑车的什么人都有:上班、约会、运货、遛狗,着装更是风格万千:西装、短裙、仔裤、晚礼服。
2015年2月17日

鲁尔区的天怎么变蓝的?

FT中文网撰稿人张冬方:1960年代,德国重工业聚集区鲁尔区一度背负“欧洲大陆最肮脏地区”的声名。历经半个世纪,鲁尔区的天终于蓝了。
2014年10月22日

养儿防老的疑虑

FT中文网撰稿人张冬方:德国人除了交医疗和养老保险外,还有义务买护理保险。中国独一代们上有老下有小时,他们还能承担养老的责任吗?
2014年5月22日

“腐败的”德国人

FT中文网撰稿人张冬方:德国总统武尔夫因一张753.90欧元的酒店账单走上法庭。“腐败”话题在德国是怎么讨论的?“礼物”怎么界定?
2014年3月25日

西方男人不帮女人拎包?

FT中文网撰稿人张冬方:中国女人拿“撒娇”当生存法则,而在西方文化中,“撒娇”甚至是“情绪化”、“任性”等贬义,在男人那里没市场。
2014年1月22日

中外马桶不一样

FT中文网撰稿人张冬方:一个国家的国民素质,看看公厕就知道了。屁股问题决定脑袋威信。如厕,不仅有文明差别,还有文化差别和男女差别。
2013年11月21日

懂外语,不一定会交流

FT中文网撰稿人张冬方:德国人无法理解中国人的“笑而不言”意味着什么。他们缺的不是翻译,而是文化的理解。言外之意,哪种语言都有。
2013年9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