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冬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张冬方

德国2021大选系列之三:大党式微

张冬方:联盟党和社民党曾经都是无可争议的大众政党。时过境迁,两党式微,而社民党是那个衰弱得更快更狠的一个。
2021年6月10日

“一站式”机制:欧盟数据监管的硬伤?

张冬方:爱尔兰优惠的税收环境,宽松的数据监管环境,在加上“一站式“数据监管的助力,使其对想攻克欧洲市场的互联网公司有很大吸引力。
2021年5月27日

德国2021大选系列之二:搭上“新绿”快车的绿党

张冬方:绿党也不仅仅只是环保党这么简单。在对华策略上,绿党主张更强硬的立场。
2021年5月13日

德国2021大选系列之一:被低估的拉舍特

张冬方:默克尔留下的烙印如此之深,拉舍特的使命是接替默克尔,仅仅和邹德不一样还不够。
2021年4月29日

数据保护之下的反垄断问题

张冬方:如果德国联邦卡特尔局胜诉,这就意味着数据保护和反垄断联手的成功,反垄断监管一种全新打法的成功。
2021年4月19日

在言论自由和网络仇恨边界不断试探的监管之手

张冬方:网络仇恨在疫情期间更加猖獗起来,德国刚刚生效的打击右翼极端主义和仇恨犯罪法比《网络执行法》更强硬,更激进。
2021年4月7日

对Cookie使用的监管,欧盟走到了哪一步?

张冬方:欧洲批评者将这种基于用户画像的广告模式称作“监控资本主义”。在欧洲议会甚至出现了禁止个性化广告、将其直接堵死的声音。
2021年3月15日

欧盟如何解救“困在系统里”的平台工人

张冬方:在线平台的利益诉求是:远离传统雇佣关系里的成本和责任,保持自己在新兴平台经济中的特权,并在和传统领域的竞争中取得优势。
2021年3月1日

“黑匣子”Telegram上的自由和狂欢

张冬方:Telegram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黑匣子。这个平台上究竟发生着什么、有多少个群组、哪些内容以何种原因会被移除,外界不得而知。
2021年2月9日

互联网反垄断的欧洲版本是怎么样的?

张冬方:来自美国的四大科技巨头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雷打不动地统领着欧洲大陆,无论税收,数据保护,还是竞争生态,无不让欧盟头疼。
2021年1月4日

2020年,一只口罩在德国引发的一场风暴

张冬方:口罩在德国,已然成为疫情最明显的标志,也是疫情中方方面面的人群,利益,价值,思想交织,冲突,矛盾最集中的体现。
2020年12月16日

欧盟将凭疫苗打场抗疫“翻身仗”?

张冬方:当大流行病肆虐欧洲时,欧盟的角色是什么?它在抗疫混战中似乎束手无策,而疫苗给了欧盟重演一遍的机会。
2020年11月18日

第二波疫情下的德国抗疫2.0

张冬方:和第一波抗疫措施相比,德国此次限制令要松弛很多,相当于第一波抗疫1.0的简装版2.0。它并不是一次“封城”,而是一次“部分限制令”,
2020年11月3日

美国大选去向,对出口导向经济体德国意味着什么?

张冬方:一个“America First”,一个“Buy American”,特朗普和拜登都不代表自由贸易。权衡之下,“最坏”和“不好”之间,当然选“不好”。
2020年10月20日

欧美数据转移背后的欧洲难题

张冬方:在全球数字化竞赛里,上半场失利的欧洲相当焦虑,不能再输掉下半场了。
2020年9月24日

电动汽车热下的“德国制造”危机

张冬方:汽车行业力争对燃油车补贴,而非电动车。理由是,对电动车补贴于整个行业的恢复无益,也不能挽救岌岌可危的工作岗位。
2020年9月10日

TikTok在欧洲被禁的可能性有多大?

张冬方:在数据保护上,欧盟既不认同中国,也对美国的“数字资本主义”保持谨慎,它想找到权力逻辑和资本逻辑之外的一条路。
2020年8月20日

被新冠疫情加剧的贫富差距

张冬方:有句鸡汤说金钱买不到快乐。然而赤裸裸的数据告诉穷人,最富的那群人才最快乐。该研究报告显示,人的幸福和满意指数与财富成正比。
2020年7月28日

疫情如何改变日常出行

张冬方:问卷调查中几乎所有受访者表示,和疫情前相比,感觉开车更自在更安全了,而其他任何交通工具都没能给人带来这种安全感。
2020年7月9日

德国讨论删除基本法中“种族”一词时,在讨论什么

张冬方:抹去“种族”一词是否意味着将种族主义釜底抽薪?它是否是缓解种族歧视问题的必要一步?或者它只是一个政治正确的文字游戏?
2020年6月30日

德国降增值税能否辗转通往“报复性消费”?

张冬方:在商家让利可能性很大的前提下,消费者会不会捂紧钱包?危机之下无论捂紧还是掏空钱包都得拷问自己:饭碗能保住吗?收入会减少吗?
2020年6月10日

德国汉莎“国有化”:一场没有赢家的三方博弈?

张冬方:对汉莎的救助看起来不过是一桩政府当消防员救火的好人好事,却陷入了汉莎、德国政府和欧盟三方参与、互相对峙、高度政治化的局面。
2020年6月2日

德国的债务冒险

张冬方:这些年来,德国一直极为执着地实行以收支平衡为目标的“黑零”财政政策。而如今德国即将融入高负债的全球大家庭。
2020年5月22日

疫情下的德国汽车业,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张冬方:在敏感脆弱的疫情时期,汽车业一边分红一边哭穷。而纳税人的钱在众行业嗷嗷待哺之下,优先分配给汽车行业,这合理吗?
2020年5月9日

拒绝新冠债券后,反德潮是否会卷土重来

张冬方:长久以来欧盟各国经济唇亡齿寒,却是失衡的。南北欧积怨已久。新冠债券已经不只是经济问题本身,它只是矛盾的导火索。
2020年4月28日

德国版疫情APP即将面世,为时已晚?

张冬方:和中国韩国不同,德国考虑用科技追踪疫情处于较晚的阶段,再加上两个可能的“自愿”原则:自愿使用,在APP里自愿提交“感染”状态。
2020年4月17日

德国短工津贴能否阻挡疫情下的失业潮

张冬方:德国的防疫措施是否迅速有效,最终决定了经济的形势,而经济的形势发展又决定了普通人的饭碗。
2020年4月7日

德国为何没能出台全国禁足令?

张冬方:禁足令这样的决策,在法律上需要在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公共利益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能持续多久是未知的。
2020年3月26日

德国真的在消极防疫吗?

张冬方:德国想以减缓疫情扩散,拉平感染人数增长曲线,为医疗资源赢得时间,防止陷入意大利的困境,也为研发疫苗和药物赢得时间。
2020年3月20日

打破零死亡率的德国,背后的防疫隐患有多大

张冬方:一个在普通德国民众中被讨论的问题是,在严重疫情下,有着和中国不一样系统的德国,在控制局面上是否占有优势?
2020年3月10日

德国共享电动滑板车:又一只风口上的猪?

张冬方:德国对共享出行尚保持一种警醒:对到底是解决问题还是带来问题的警醒,对不惜代价换增长的警醒,对能否盈利的警醒。
2019年1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