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月晓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胡月晓

欧美金融市场将分道扬镳

胡月晓:展望未来,欧洲金融市场平稳运行将是大概率事件。相比之下,纵使美联储空前扩张行为让美股再度“牛起”,但美股长期牛市趋势已终结。
2020年8月5日

美股“水席盛宴”难持续

胡月晓:一个依靠“放水”、没有经济支撑的股市,纵然企业因报表修复而显得很健康,却随时有可能面临深度调整。
2020年7月20日

金融如何让利?唯破楼市泡沫

胡月晓:金融高利润并不是“盘剥”实体经济的结果。与深受楼市泡沫伤害的实体经济不同,金融是楼市泡沫的受益方。
2020年7月8日

争鸣:赤字替代与货币进化

胡月晓:赤字和赤字货币化,两者都不是洪水猛兽。为了货币和信用体系的正常运转,现代经济体系需要赤字和保持相当的赤字规模。
2020年6月30日

月收入低于1千:是收入低还是物价贵?

胡月晓:6亿人月均收入1000元,全国人均年可支配收入是3万元,如何解读?月均千元如何变成低收入?低收入如何提高消费?
2020年6月17日

大宗商品价格,决定人民币走势?

胡月晓:从经济金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近期贬值走势,难以得出合理解释。只有回到货币汇率的价格购买力比较,才可以厘清近期脉络。
2020年5月20日

资本专制、市场分层和楼市泡沫

胡月晓:楼市泡沫和市场分层互为促进。 各方利益纠葛强化资本专制势力,最终结果是整个社会支付房价上涨的成本。楼市治理理念如何更新?
2020年4月28日

提高货币积极性:“定向降准+反向降息”,是否可行?

胡月晓:维持货币中性前提下,入额降低融资成本?“定向降准+反向降息”组合模式,将能更有效提升货币乘数;未来6个月内,或许只有降息。
2020年4月21日

抗疫刺激宜缓不宜急

胡月晓:不同于以往供求失衡或需求下降,由于疫情带来的冲击使供求双萎缩,大力度、快节奏出台的各类激励方案,其负面作用将远超正面作用。
2020年4月16日

房产泡沫背后的贫富差距和劳动力市场效率

胡月晓:房地产泡沫阻碍了人口流动。房地产作为财富分配主渠道,不利于经济可持续增长,也伤害劳动力市场效率,不利于中国经济转型的推进。
2020年4月10日

海外股灾是否会演变为金融危机?

胡月晓:在中国经济复工复产有序推进背景下,中国经济中长期好转态势构成了资本市场的坚实支撑,波动率回落后对海外资本的吸引力将增强。
2020年3月24日

美联储何必匆匆降息

胡月晓:降息后市场没能扭转颓势,不仅缘于疫情严重性超预期,更重要的是美联储的行为,已严重扭转了它一贯的市场形象和自我宣称的政策目标。
2020年3月17日

新冠疫情会影响中国经济么?

胡月晓: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基本上是短期的,长远影响主要通过行为。短期影响显然是不利,但对经济结构和医疗发展则有正面作用。
2020年2月18日

中国股市核心资产机会不变

胡月晓:中国股市的结构性行情机会,仍将集中在核心资产领域。“新冠”疫情的短期扰动,不会改变中国股市核心资产的机会。
2020年2月3日

探寻负利率时代的中国利率下限

胡月晓:负利率时代背景下,中国利率下行趋势将持续,初期还要求有更大力度的下降,但不会降到海外接近零利率的水平,中外利差将长期存在。
2019年11月19日

降准仍在轨,降息也在途

胡月晓:经济转型带来的经济持续底部徘徊,使得企业经营难度上升,叠加基建投资重要性的上升,让“降成本”成为下一步“供给侧改革”的重心。
2019年10月31日

风险的成长、适应与共生

胡月晓:中国经济转型时期,“散点式”违约将成常态,但随着越来越多产业进入成熟期后期,违约现象将减少。
2019年8月21日

两率并轨仍任重道远

胡月晓:只有统一的金融大市场,才能有完善的利率传导机制,才会有完善的利率体系。进而实施两率并轨,实现最终意义上的利率市场化。
2019年7月29日

货币不紧,经济不兴

胡月晓: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下,欧美货币当局都面临通胀过低的问题,继续走下去就不得不面临两个选择:是推高通胀预期?还是再扩大货币宽松?
2019年6月26日

2019:人民币汇率会破7吗?

胡月晓:人民币汇率两次临7不破的历程说明了什么?汇率目标体系中,防止市场形成持续贬值预期,是汇率管理的重要底线。
2019年4月8日

美股韧性犹在,A股回暖不变

胡月晓:随着中国经济走出“底部徘徊”阶段的迹象愈发呈现,中国资本市场慢牛格局的趋势将会愈发明显。
2019年3月28日

放手企业外迁,推进产业升级

胡月晓:企业外迁并不可怕,相反还为当地经济转型准备了条件;但企业外迁之路,却仍然不够迅速,原因何在?
2019年3月19日

2019年中国资本市场有何不同?

胡月晓:2019年以来中国股市的持续上涨,不是人心思涨带来的预期自动印证,而是经济、政策和市场本身因素综合变化的结果。
2019年2月25日

如何让世界接受“中国制造2025”?

胡月晓:西方对“中国制造2025”的担忧是对中国发展方向的担忧。但中国经济发展并未偏离既定的市场化道路。
2019年1月22日

中国货币政策效应复苏

胡月晓:降准带来市场利率下行趋势将得到市场确认,因此股市估值中枢将提高,股市持续上扬的空间将进一步被打开,对债市更有直接推动作用。
2019年1月10日

中国应降低通胀目标

胡月晓:中国市场上的通胀预期一直未能消退;2008年危机以来,中国社会上对通胀的认识,一直存在偏差:防通缩甚于防通胀。
2019年1月4日

中小企业的升华:主动歇业与转型重生

胡月晓:中小企业关停增多现象,更多源自公众“感受”;高层喊话,市场似乎并不领情。经济风险的显性化,也是经济发展走向成熟的标志之一。
2018年11月13日

“补短板”为何要补在基础设施领域?

胡月晓:经济增长底部徘徊的直接原因是投资不足:产业投资因周期而放缓、地产投资因市场与机制而受限、基础设施投资因管理体制和投资能力而增长不足。
2018年8月31日

石油格局与美国经济思想转变

胡月晓:美国原油增产和出口上升,反映了美国社会主流经济思想的变化,自由主义经济思潮日益成为主流。
2018年8月17日

中国股市羸弱的背后

胡月晓:与经济背离的中国股市持续表现低迷,根源可能在于市场运行机制本身出现了“致命”的缺陷。
2018年6月21日

中国发展创新,知识产权并非最紧迫

胡月晓:对中国当前的境况来说,保证投资的顺利实施和可持续发展,更为重要的是要完善对一般性产权的保护。
2018年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