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Wirecard

马库斯•布劳恩由盛转衰的支付巨头神话

布劳恩的公众形象曾是一位富有远见的科技亿万富翁,他掌舵的Wirecard曾是资本市场的宠儿,但这一切都正在化为乌有。

对Wirecard公司的200名员工来说,公司2009年在慕尼黑一处顶层豪华公寓举办的圣诞派对给他们带来了一个惊喜:一向孤傲而神秘的老板马库斯•布劳恩(Markus Braun)竟然对他们讲话了。

在简短的致辞中,通常不愿出席大型集会或发表公开演讲的布劳恩用英语表示,英语将成为Wirecard的主要语言,反映出该公司的全球雄心。“这有点尴尬,因为那时候一半员工不会说英语。”一名前员工回忆道。

这位首席执行官当时还宣布,他年轻的门生、奥地利老乡扬•马萨勒克(Jan Marsalek)将出任首席运营官,帮助筹划一项转变集团前景的国际扩张计划。

此后10年,这项计划的效果超出了派对上任何人的预期,布劳恩的公众形象也渐渐变成一位富有远见的科技亿万富翁,甚至还像苹果(Apple)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那样,身穿黑色高领衫。2018年最辉煌的时候,这家电子支付领域的专业公司在由德国最大上市公司组成的Dax 30指数中取代了死气沉沉的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

但这一切都在上周化为了乌有。上周一,布劳恩因涉嫌会计造假和操纵市场被捕。此前,Wirecard承认,该公司的19亿欧元现金可能从未存在过。布劳恩一直否认有不当行为,目前已被保释。马萨勒克则不知所踪,可能在菲律宾,Wirecard的巨额资金理应在那里。

Wirecard上周四申请破产,成为首家申请破产的Dax 30指数成分股公司。该集团的长期审计机构安永(EY)称,这是一起“精心策划和复杂的欺诈”,在Wirecard声称处理过的支付中,似乎多达半数实际上从未发生过。

Wirecard的快速垮台及其至少34亿欧元的债务,将外界的注意力集中到这个长期很少在公司露面的男人身上。上述前员工表示:“只有在扬•马萨勒克穿西装打领带时,你才会知道他也在办公室。”

管理顾问出身的布劳恩,喜欢营造一套拘谨的氛围,这让他在科技公司的随意氛围中显得十分突兀。他独占一层楼办公,只有高管层、他们的助理以及负责处理高风险支付(面向在线博彩和色情业)的团队才有这一楼层的钥匙卡。一位前高管表示:“作为一家科技公司,Wirecard的领导层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他们对公司似乎并不真正感兴趣。”

在Wirecard现在的总部,一部电梯可以直接把布劳恩送到他的黑色迈巴赫(Maybach)面前。与布劳恩同楼的住户说,一名专职司机接送他往返他拥有两套公寓的大楼,他还称打算买下其余公寓,这让邻居们很恼火。他的周末在维也纳度过,曾为Wirecard雇员的妻子西尔维娅(Sylvia)和女儿住在那里。在维也纳,他向新成立的自由派政党“新奥地利和自由论坛”(NEOS)捐赠了逾10万欧元,并在2017年为奥地利总理塞巴斯蒂安•库尔茨(Sebastian Kurz)的竞选活动捐赠7万欧元。布劳恩还为库尔兹的智库Think Austria提供咨询。即使在Wirecard进行全球收购时,布劳恩也很少亲赴各地考察:他不喜欢坐飞机,一些员工认为他非常害怕坐飞机。他向外界展示了一种魅力,让分析师们相信他能够预测Wirecard多年后的业务规模。

Mirabaud Securities的托比•克洛西尔(Toby Clothier)是少有的持怀疑态度的分析师之一。“我们觉得奇怪的是他对某些词汇的痴迷,”这位分析师说,“他最喜欢的词是‘强有力’……我们知道是因为我们数过。”他喜欢的其他词汇还有“机器学习”和“生态系统”。“如果你很好骗,你可能会说他是一位科技梦想家,但如果你细细琢磨,那些都是胡扯。”克洛西尔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