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华尔街

企业筹资潮为华尔街银行带来巨额收入

随着企业竞相筹资以度过新冠危机,今年前六个月投行业务的费用收入飙升至创纪录的570亿美元,同比增长9%。

今年头六个月,投资银行业务的费用收入飙升至创纪录的570亿美元,得益于一系列有利可图的债务发售,因为企业竞相筹资以度过新型冠状病毒危机。

汽车制造商福特(Ford)、邮轮运营商嘉年华(Carnival)、航空航天和军工集团波音(Boeing)进行的紧急筹资,是让华尔街银行赚得“盆满钵满”的众多筹资活动中的几笔交易;这些银行发现投资者愿意投资于这些债务。

全美各地爆发新冠疫情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采取行动以支撑信贷市场,此后债务资本市场的银行家们进入一个特别繁忙的时期。金融数据提供商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显示,今年,企业、国家和其他组织通过在债券和贷款市场借款以及销售股票,筹集了超过7.8万亿美元的资金。

在交易撮合活动放缓的背景下,发债交易费用收入的大幅增长,足以抵消来自为并购提供咨询的银行收入下降。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戈尔曼(James Gorman) 6月在该行财务会议上表示,今年下半年的并购活动“基本上死亡”。“我对此并不担心,这只是周期性的事情,到时候就会过去,”他说。

根据路孚特的数据,投行业务总费用收入比2019年上半年增长9%。这其中包括来自承销债券的收入跃升30%,以及与股票销售相关的费用收入增长37%。

上半年的费用收入总额为570亿美元,超过2018年的549亿美元和2007年的539亿美元。

美国各大投行是主要受益者,最大五家投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高盛(Goldman Sachs)、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花旗集团(Citigroup)和摩根士丹利——共计产生183亿美元的费用收入。它们的市场份额达到过去10年来第二高水平。

高盛首席执行官苏德巍(David Solomon)在上周一次会议上表示,该行得益于上半年筹资活动加速,指出该行许多客户提前执行筹资计划。

“更有意思的问题是试图猜测这一局面……在接下来6至12个月期间将会如何演变,这更难预测,因为仍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他说。

据路孚特称,最大的费用收入包括向帮助T-Mobile借入190亿美元、以资助其收购Sprint的几家银行支付1.19亿美元。AT&T、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福特、嘉年华和破产的公用事业公司太平洋瓦电(PG&E)发行巨额债券,也带来超过5000万美元的费用。

股权筹资也是有利可图的收入来源,为世界各地的银行产生116亿美元的费用收入,对它们来说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佳开局。这方面的数字受到来自二级股票销售的营收提振,其中包括PNC Financial 5月出售其在基金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所持股份所带来的1.59亿美元费用,以及赛诺菲(Sanofi)出售其在再生元制药(Regeneron)所持股份的一半所带来的6700万美元佣金。

“很明显,新冠疫情和全球范围的封锁在各类股票发行中扮演了关键角色,”摩根大通全球股权资本市场联席主管阿钦蒂亚•曼格拉(Achintya Mangla)表示。

尽管费用大增,但美国各大银行的股票仍受到经济衰退的沉重打击,衰退促使银行预拨巨额资金以覆盖潜在的贷款损失。备受关注的KBW银行指数今年以来下跌约35%,远逊于6%的大盘跌幅。

劳拉•努南(Laura Noonan)补充报道

译者/和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