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日关系

日本谨慎处理对华关系

日本在香港问题上的反应表明其与中国脱钩的不切实际,也说明华盛顿要建立一个对抗北京的联盟有多么困难。

过去20年,日本一直试图说服全世界其他国家对中国采取更为严厉的立场。但就在这一目标达成后——美国及其盟友对香港新国安法予以越来越敌视的回应——日本政府正退居次要地位。

美国、英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暂停了与香港的引渡条约,华盛顿还威胁要对其进行制裁,而日本则克制地表示担心这项法律的实施会削弱香港的自由和自治。

外交人士和分析人士表示,这一态度反映出日本与其强大邻国脱钩的不切实际,也表明了华盛顿要建立一个用来对抗北京的联盟有多么困难。

“华盛顿和伦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东京不能做出如此强烈的回应,”东京大学(Tokyo university)外交史教授川岛真(Shin Kawashima)说。

“中国周边所有国家都存在同样的问题。其国内对中国的情绪可能非常负面,但中国的经济意义实在太大了。”

日本外务省一名官员表示,东京的这一态度是出于实用主义。它认识到在多个问题上它都必须与北京方面合作。东京不能把香港之类的事务置于自己的安全关切之上——其中包括中国进入有争议的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中国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周边海域。

川岛教授表示,按照日本自己的标准,日本对香港安全法的反应已经很强烈了。东京警告对该法律“严重关切”——东京很少使用这一措辞——还在该法律刚通过时就表示“遗憾”。但东京的这些表述被其他国家政府的行动盖过了风头。

东京没有对北京作出任何直言不讳的批评,而是帮助促使七国集团(G7)外长发表了一份声明,从而避免与中国直接对抗。

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Canon Institute for Global Studies)研究主管濑口清之(Kiyoyuki Seguchi)表示:“鉴于两国之间复杂的历史,日本的直接批评会招致误解。”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也必须应对自己所在的执政党自民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内部的分歧。

一方面,越来越多的选民支持那些更年轻、更加民族主义的议员,而这些议员希望对北京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并取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国事访问计划。

然而,站在他们对面的是更以商业为导向的政客,这些人支持传统上将日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和安全关系加以区分的做法。中国占日本出口的20%,而且有数千家日本企业在中国经营。

在日本经济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影响之际,企业界尤其希望避免与中国发生对抗。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Toshihiro Nikai)与日本旅游业关系尤为密切,而该行业依赖于中国游客。

安倍必须权衡所有这些因素。日本迫切希望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这是一项泛亚洲贸易协定,参与者有中国、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可能还有印度,以及东南亚的10个国家。

川岛教授表示在科技领域尤其难以将经济与安全分割开来。尽管日本在实际上禁止了中国的中兴(ZTE)和华为(Huawei)生产的电信设备,但没有明确的政策将它们排除在外。

濑口表示如果没有中国市场的规模日本企业无法蓬勃发展,而且在安倍任期内日本与中国的关系已得到极大改善。他表示:“在我看来,停止这次国事访问将会让安倍前功尽弃。”

然而,中国在有争议岛屿周围不断升级的侵犯行动,甚至给经济也蒙上了阴影。到7月22日,中国海警船已连续第100天进入日本声索的尖阁诸岛毗连区水域,这是8年来最长的一次。

中国一艘海洋调查船最近还进入了冲之鸟岛(Okinotorishima,中国称冲之鸟礁)附近水域。冲之鸟是一个珊瑚环礁,日本称其为岛屿,但其他国家认为这是一块岩石。这位外务省官员表示如果在这种背景下,这次国事访问将很难进行。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