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社会

如何看待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高?

邓聿文:哈佛一调查报告显示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满意度提高,我认为基本真实可信,但未来几年才是真正考验。

在中国进行民意调查研究可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但也有挑战性的事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阿什民主治理与创新中心近日发布的由该中心三位中国研究专家撰写的调查研究报告就引起了很大争议,争议焦点在于,如何看待这个调查的真实性或可信度,若可信度存疑,那由此得出的结论自然不靠谱。

哈佛调查报告的题目为《理解中国共产党韧性:中国民意长期调查》(以下简称哈佛报告),通过从2003年到2016年长达14年的时间对超3万名中国不同地方的城乡居民的8次面对面访问,来了解普通民众对中国四级政府的满意度,主要的调查议题有三个,即民众如何评价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倡廉及环境保护领域的表现。报告得出的结论是,自2003年以来,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几乎全面提高,从宏观的国家政策影响到地方官员的管理方式,民众认为政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能力和效率。其中,中央政府获得的满意度尤高,从2003年的86.1%,到2016年的93.1%。地方政府特别是乡镇政府的民众满意度则提升得更快,2003年只有44%,但到2016年接近70%。

可以说,哈佛的这个研究报告打破了人们向来持有的“专制”或“极权”国家民众对政府满意度较低的印象,使得研究者不得不承认西方政治学以往对中共极权统治的一些假设,无法解释中国当下的情况。但也因此,它在中国自由派中引发了很大争议。

哈佛报告发表后,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进行了激烈争论。一些人认为该报告的调查及其结论真实可信,而在反对意见中,有人认为该报告没有就调查的方法论依据进行解释,以及能否保证课题的独立性等,因为这是此类社会学田野调查的基本常识;也有人根本否认调查报告,认为在资讯受到管制,言论不自由的国家,进行任何此类调查都是徒劳,都是伪问题,理由是,无人会说真话。

不过,与其一棍子将哈佛报告打死,我认为它基本真实可信。原因有三点:第一,尽管中国言论不自由,资讯受政府控制,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言论空间,考虑到这个调查时间跨度10多年,且截止2016年,至少这段时间的前期,中国的舆论是存在一定空间的;另外,调查是面对面访问,基本上近似于私人空间,在私人空间,民众并非完全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看法,即使不敢妄言中央,对地方政府特别是基层政府,还是不会有太多顾忌。第二,此次调查访问着重于公众对政府在公共服务、反腐及环保三个方面的评价,这三者政治敏感度都不强,而且客观地说,在这三个方面,中国政府总体上还是做了一些事情,即使是舆论非议比较大的反腐,尽管上层有它特定的目的,并非仅仅基于公众利益,然而在官员普遍的腐败情况下,民众并不关注上层反腐的动机,更关注反腐本身以及反腐是否带来治理环境的改善。恰恰在上述三个方面,本届政府取得的成效比起以前显著,这可以解释为什么2016年中国四级政府的民众满意度达到最高。从这个角度说,不是中国政府做得多么好,而是中国的国力发展使得政府能够将相对多的资源投入到改善弱势群体的基本公共服务和环境中去,反腐也多少改善了一点民众和官员的关系。第三,假使哈佛报告数据失真,但由于它在长达10多年里作了8次调查研究,从而可以部分校正失真,并从中看出一些趋势性的东西。比如舆论都认为中国的统计数据严重注水,但不能由此说它在统计上没有一点价值,很多研究人员在研究中国的经济时,也引用它的数据,因为即使数据失真,但从它的前后数据中,是能够发现一些真实的问题。同样,哈佛的这个调查报告,如果某次调查民众对政府的满意度大幅提高或下降,那么,同样的调查方法,是什么导致这种变动,就值得注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