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关系

已成古董的“旧中国债券”会被美国用作棋子吗?

拿1911年的湖广铁路债券向中国讨债似不可行,但投机者正在推高这类债券的价格,是赌特朗普会拿这些债券做文章吗?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曾写道,美国人若想保住本国的全球霸主地位,就得像下棋一样,提前多想几步,要预判对手可能会怎么走。

围绕数据安全、贸易和知识产权盗窃问题,美中之中紧张局势升级,令人不禁想起布热津斯基的上述建议。双方都在公开展示经济和军事实力。但地缘政治的转变很少只依赖台面上看得见的手段,而美国手里可能还有一张王牌。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声称要“让中国为新冠疫情爆发买单”,如果他由此推导出一个合乎其逻辑的结论,将会发生什么情况呢?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等共和党要员表示,美国应考虑让中国持有的逾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作废,以此作为赔偿。

对此人们最明显的批评是:如果美国拒绝履行部分债务,它的信用评级将会崩溃。美国依赖于外部融资,它无法承受疏远债券买家的后果。即便其他投资者被说服,相信独独对中国政府违约是合理的,谁来接着为美国提供融资呢?

然而,所有这些意见都没有使“让中国买单”政策流产。在国际象棋里,随着棋局变幻,之前多余的棋子可能变得有用。而现在可能就有这样一枚棋子,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发行的,一些尚未被废除、价值逾1万亿美元(按复利计算)的债务,包括1911年的湖广铁路债券(Hukuang Railways Sinking Fund Gold Loan)、1913年的黄金融资债券(Reorganisation Gold Loan),以及1937年的救国公债(Liberty Bonds)。

这些长期被遗忘的无记名债券——以英镑、瑞士法郎、俄罗斯卢布、德国马克或美元计价——大多或属于人们的私人收藏或被束之高阁。最有现实意义的是中华民国或更早的清政府为大型开发和基础设施项目筹集资金而发行的债券。其中一些是以中国自然资产,如盐田,产生的收入来担保的。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其领导人打破了承接前政权债务的传统。但他们从未正式对这些债务予以终止确认。这些债券早就违约,现在主要是作为古董的价值。

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法学教授米图•古拉蒂(Mitu Gulati)一直在研究这些债券,他认为可以通过法律论证来恢复一些债权。一些旧债券包含的法律条款列明,在旧债务得到处理之前,中国不能发行新债务。

1912年和1913年发行的债券后来继续在伦敦证券交易所(LSE)进行投机交易,直到1987年,一些投资者的押注似乎得到了回报。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领导下的英国政府成功达成和解协议,为英国的债券持有人收回了2000万英镑。当时,中国希望进入伦敦资本市场,而且双方正就香港回归中国的事宜积极谈判。

古拉蒂教授认为,在合适的外交环境中,持有旧中国债券的美国人可以主张进行债务互换,或者说“抵消”现有的美国国债。田纳西州的琼娜•比安科(Jonna Bianco)是宣称代表1.6万亿美元债权的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会(American Bondholders Foundation)的负责人。作为特朗普的支持者,比安科表示,最近的事件增强了她的影响力。这些主张的法律依据显然是有争议的,但投机者对此很感兴趣。在eBay和专业交易商之间交易的历史债券的价值一直在上升。乔治•拉巴尔(George LaBarre)是一位专业的旧金融票据交易商,他表示,1911年湖广铁路债券的价格已经从75美元-100美元涨到了约450美元。

投资者是在押注特朗普真的会利用这些债券向中国政府施压吗?或许吧。但他们也可能是希望他的言论本身就足以提升这些债券的价值。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