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宗教

网络技术推动教会变革

新冠疫情中,有些教会通过互联网吸引了全美国甚至全世界的教徒,其余教会的生存状况则变得更加艰难。

《圣经》中的《利未记》(The Book of Leviticus)曾经是每一个拉比(rabbi)的噩梦,乔舒亚•斯坦顿(Joshua Stanton)如是评论道——今年,他在自己的卧室里主持了太多次葬礼仪式,他正试图为这样的一年寻找一些积极的意义。在21世纪讲授有关麻风病的圣经篇章是一个挑战,但“当下突然之间它引起了人们的共鸣”。

一场现代瘟疫迫使斯坦顿拉比通过Zoom主持9月的大部分犹太新年(Rosh Hashana)和赎罪日(Yom Kippur)仪式。但是,“乔希拉比”(Rabbi Josh)——在他服务的改革派教会、位于曼哈顿的东端教堂(East End Temple),人们都这样称呼他——认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为他所说的宗教行当带来了更大的剧变。他宣告道:“宗教正面临着‘审判日’(day of judgement)。”他指出美国许多犹太教堂和基督教堂都有财务崩溃的风险——尽管人们对精神安慰的需求正在激增。

教堂里的长椅空荡荡,意味着捐款盘同样空空如也。超过8.8万个宗教组织已收到美国政府“薪酬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的援助贷款。然而,有估计称,美国五分之一的宗教场所可能无法撑过未来18个月。

斯坦顿拉比说了一句已在商界成为老生常谈的话,即瘟疫让已有的趋势加速了十年。在宗教领域,这些趋势原本就不乐观。在并不久远的1999年,有70%的美国人属于某一个基督教会或犹太教会。去年,这样的人只有略低于半数。十年之内,认为自己属于无神论、不可知论或“没有什么宗教信仰”的美国人从17%上升至26%。

斯坦顿拉比认为,太多宗教机构忽略了它们社区内不断演变的需求。他表示:“人们向往灵性的生活,渴望有一个思考的场所,但提到宗教场所,他们联想到的是物质,是虚伪,是对生活的乏味映照。”

曼哈顿上西区的罗德夫•肖洛姆教会(Congregation Rodeph Sholom)的本杰明•斯普拉特(Benjamin Spratt)拉比赞同道,基督教堂和犹太教堂已失去了它们曾拥有的对美国人灵性生活的垄断,造成“到处都在贩卖他们制造的意义”。他认为,瑜伽课、冥想app和迅速增长的保健行业都是精神需求和宗教供应不匹配的证据。

但是斯普拉特拉比和斯坦顿拉比表示,允许落伍的机构凋敝正是复兴灵性生活所需要的。这会为能更好回应当下的机构让路——英国前首席拉比乔纳森•萨克斯(Jonathan Sacks)把当下称为“宗教团体的生死攸关时刻”。

他们指出,最近6个月内,参加虚拟宗教仪式的人数有所增加,同时,更多的人在寻找自己能够认同的情感出口,而不受教会的地理位置所限。一份报告发现,三分之一参加宗教活动的美国基督徒在疫情早期“不断地更换教堂”。

斯坦顿拉比的教会现在拥有来自旧金山和西雅图的常客,而斯普拉特拉比已与远在佛罗里达州和爱尔兰的教众进行了对话。

斯坦顿拉比表示,新冠疫情在宗教界造成了“赢者通吃市场”,即数十座宗教场所吸引了全美国或全世界的教徒,而其他宗教场所的生存状况变得更艰难。这与互联网经济对报纸和其他行业造成的冲击类似。

根据疫情期间的行为做推断是有风险的,但是,假如两位拉比的说法正确,那么美国的宗教可能处在一场变化的边缘,这是自1960年代以来由技术引发的最大变化——1960年代美国放松对广播网络的监管,为葛培理(Billy Graham)和老杰里•福尔韦尔(Jerry Falwell Sr)等电视福音布道者提供了全国性的讲坛。

但如今寻求信仰的人寻找的是一些不同的东西。斯坦顿拉比表示:“在技术剧变、社会动荡的时代,人们正在寻找原真性。他们希望看到的不是华丽的服装和梳得光亮的头发——他们也不止期望看到较年长的白人男性而已。”

如今的宗教场所面临压力,要为人们提供谦逊、透明和“有活力的对话”,不能认为只把传统产品转移到网上就足够了。斯普拉特拉比指出,毕竟,“我们无法和Disney+上的《汉密尔顿》(Hamilton)竞争”。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