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循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双循环

双循环的成功关键是什么?

胡伟俊:国际局势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下新发展战略如何展开?提高内需,关键在于收入分配格局变化,而这又取决于要素市场改革。
2020年10月14日

经济内外循环形成的历史、现状和政策转向(下)

马晓野:历史告诉我们,外资政策催化着两个循环的融合,对化解两个平行市场冲突方面有过重要的另类贡献。如今如何处理外资这个跨墙的梯阶?
2020年9月29日

内外循环演进的顺势之道与制胜之基

程实、钱智俊:中国经济在内外循环重塑中的制胜之基在哪里?面对全球百年未有之变局,中国经济有望凭借哪些独特优势加快“双循环”新格局建设?
2020年9月23日

“双循环”格局下的内需倍增

程实、钱智俊:当前中国经济加速走向真内需模式,“国内市场扩大→制造业加大投资”新链条正在形成,有望持续激活消费、投资协同增长的长远潜力。
2020年9月16日

“双循环”格局下内外价值链的结构之变

程实、钱智俊:中国经济有望从“以环入链”转向“以链入链”,与全球体系缔结更为多元的纽带。
2020年9月2日

中国“双循环”经济模式的问题

佩蒂斯:“双循环”这一新提法的本质仍是内需再平衡,即扩大消费,而这要求收入分配的再平衡,且将损及出口竞争力。
2020年8月27日

构建“双循环”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程实、钱智俊:中国如何打通“一体两面”的跨越之路,全球后发经济体得失经验提供了历史镜鉴,中国凭借“双循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值得期待。
2020年8月25日

外题内解:“双循环”筑基高水平开放

程实、钱智俊:面对全球化的历史性困局,中国“双循环”并非走向“闭关自守”,而是选择通过向内发力,为高水平开放打开向外空间。
2020年8月19日

“双循环”:被动收缩还是主动出击?

邓宇:经过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经济体制仍然有许多障碍;“双循环”的出发点在于解决中国的经济发展一直存在三个不平衡。
2020年8月19日

中国经济内循环的边界与应对

秦勇:中国已形成成熟产业链条、生产消费结构及与国际要素交换格局,若以内循环为主意味着将做出调整,双循环中的循环实际就是经济中生产端和消费端。
2020年8月11日

中国经济“双循环”的核心脉络

程实、钱智俊:中国“双循环”不仅是百年变局下修复经济均衡的应对之策,更是长远驱动内外经济均衡水平的跃升,成为经济大国迈向经济强国关键一步。
2020年8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