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德国

美国将撤离1.19万驻德美军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称,撤离德国的一部分美军部队将向东移防,以增强对俄罗斯的威慑。约2.4万美军将继续驻防德国。
2020年7月30日

被新冠疫情加剧的贫富差距

张冬方:有句鸡汤说金钱买不到快乐。然而赤裸裸的数据告诉穷人,最富的那群人才最快乐。该研究报告显示,人的幸福和满意指数与财富成正比。
2020年7月28日

德国商业模式出了什么问题?

古思里:与英国自由放任式的监管不同,德国的监管疏漏起于另一个根源:偏爱共识。这是德国模式出现问题的原因。
2020年7月15日

默克尔会拯救欧洲吗?

明肖:如果德国总理推动达成欧盟新冠复苏计划,理应得到赞扬。但是,她只愿意采取对于欧元区生存有必要的最低限度行动。
2020年7月9日

疫情如何改变日常出行

张冬方:问卷调查中几乎所有受访者表示,和疫情前相比,感觉开车更自在更安全了,而其他任何交通工具都没能给人带来这种安全感。
2020年7月9日

默克尔对华立场在国内受到批评

因未能在中国出台香港国家安全法的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国内面临政界批评。
2020年7月8日

德国人在解封后踊跃消费

5月解除抗疫封锁措施后,德国消费者竞相重新打开钱包,推动该国零售额较上月创纪录增长13.9%,表明德国经济正在反弹。
2020年7月2日

亚马逊德国工人不满抗疫措施举行罢工

据工会表示,亚马逊六个德国仓库的员工周一没有上班,将罢工“至少”两天。此前该公司有几十名员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2020年6月30日

欧盟须以退为进保生存

拉赫曼:对于德国宪法法院做出妨碍欧洲央行开展工作的裁定,我个人认为,出于务实和民主方面的原因,欧盟支持者应该冷静。
2020年6月30日

德国讨论删除基本法中“种族”一词时,在讨论什么

张冬方:抹去“种族”一词是否意味着将种族主义釜底抽薪?它是否是缓解种族歧视问题的必要一步?或者它只是一个政治正确的文字游戏?
2020年6月30日

疫情下德国屠宰场工人处境受到关注

活动人士一直很难让公众注意到以数万外籍工人悲惨处境为代价而获得优势的德国屠宰业,而疫情引发了全国性的反思。
2020年6月28日

挑战:为汉娜•阿伦特办展

Louis Hothothot:德国历史博物馆为一位以写作为主的思想家举办展览,极具挑战性。珠花胸针成了最具视觉性的展品。
2020年6月18日

德国政府拟入股新冠疫苗开发商

德国计划向CureVac投资3亿欧元以获得该公司股份,以阻止其被外资收购,此前该公司曾吸引美国政府的兴趣。
2020年6月16日

德国降增值税能否辗转通往“报复性消费”?

张冬方:在商家让利可能性很大的前提下,消费者会不会捂紧钱包?危机之下无论捂紧还是掏空钱包都得拷问自己:饭碗能保住吗?收入会减少吗?
2020年6月10日

欧盟果断应对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灾难

沃尔夫:谨慎的德国总理又一次果断拍板,与法国总统共同推动建立新冠疫情复苏基金,展现不惜代价维护欧盟的决心,有望一举扭转局面。
2020年6月9日

德国汉莎“国有化”:一场没有赢家的三方博弈?

张冬方:对汉莎的救助看起来不过是一桩政府当消防员救火的好人好事,却陷入了汉莎、德国政府和欧盟三方参与、互相对峙、高度政治化的局面。
2020年6月2日

德国政府同意90亿欧元纾困汉莎航空

德国政府将拥有这家旗舰级航空公司至少五分之一股份。国家持股期间,该航空公司不得派发股息,高管薪酬也将受到限制。
2020年5月26日

“德国欧洲”与“欧洲的德国”

斯蒂芬斯:欧盟唯有在德国希望它发挥作用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这要求德国政界人士鼓励人民接受“欧洲的德国”。
2020年5月25日

德国的债务冒险

张冬方:这些年来,德国一直极为执着地实行以收支平衡为目标的“黑零”财政政策。而如今德国即将融入高负债的全球大家庭。
2020年5月22日

德国警方打击反封锁抗议者

德国各地周末爆发大规模示威活动,警方和情报官员警告称,这类反对抗疫措施的集会可能受到极右翼极端分子渗透。
2020年5月18日

德国宪法法院的奇葩判决

沃尔夫:德国法院裁定欧洲央行在评估政策影响时未能进行“相称性”分析。这是对经济学原理、央行完整性和独立性以及欧盟法律秩序的攻击。
2020年5月18日

近五分之一德国企业4月裁员

德国Ifo经济研究所对6500家企业的调查显示,餐厅、酒店和招聘公司受到新冠疫情的沉重打击,有一半以上裁员。
2020年5月12日

疫情下的德国汽车业,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张冬方:在敏感脆弱的疫情时期,汽车业一边分红一边哭穷。而纳税人的钱在众行业嗷嗷待哺之下,优先分配给汽车行业,这合理吗?
2020年5月9日

拒绝新冠债券后,反德潮是否会卷土重来

张冬方:长久以来欧盟各国经济唇亡齿寒,却是失衡的。南北欧积怨已久。新冠债券已经不只是经济问题本身,它只是矛盾的导火索。
2020年4月28日

德国版疫情APP即将面世,为时已晚?

张冬方:和中国韩国不同,德国考虑用科技追踪疫情处于较晚的阶段,再加上两个可能的“自愿”原则:自愿使用,在APP里自愿提交“感染”状态。
2020年4月17日

“病床太多”成德国抗疫优势

德国政治人士和卫生经济学家多年抱怨本国医院过多,但新冠疫情使这种供过于求变成一种资产,让德国在抗疫方面相对轻松。
2020年4月14日

德国将开展新冠病毒抗体大规模检测

三项血清学检测将帮助确定病毒的传播范围以及感染者死亡人数,从而让当局决定何时可以允许人们恢复正常生活。
2020年4月10日

德国短工津贴能否阻挡疫情下的失业潮

张冬方:德国的防疫措施是否迅速有效,最终决定了经济的形势,而经济的形势发展又决定了普通人的饭碗。
2020年4月7日

德国借助政府补贴阻止失业率飙升

德国已扩大“短工津贴计划”,根据该计划,受到疫情冲击的企业可以让员工回家,或减少他们的工作时间,由国家承担大部分收入损失。
2020年4月1日

德国抗疫观察:春天来临

吕恒君:纵有疾风暴雨,迎春花般朴实清新、点点滴滴却又永不缺席的公民意识,仍然汇聚成最直观的春天气息。
2020年3月31日

德国为何没能出台全国禁足令?

张冬方:禁足令这样的决策,在法律上需要在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公共利益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能持续多久是未知的。
2020年3月26日
12345678910››下一页›|